巴山深处的小镇(组图)
2018-04-13 08:53:19
  • 0
  • 0
  • 9
  • 0


  我赶到小镇已是黄昏,此时夕阳正在西下。金色的晚霞投洒到平平坦坦的汉江水面上,把青青的汉江染成了金光闪闪的镜子,汉江两岸的高山险峰浸染在蓝莹莹的镜子里处处呈现着墨绿,浓浓的绿一下子包裹了我的心。

  小镇坐落在汉江南岸的山腰里极象一条弯了几弯的玉带,小楼房和青青亮亮的石板屋挨挨挤挤的把江岸布满了。一条宽宽的街道也拐了两三个弯弯向北延伸,街道两边全是商铺和食店,人站在两边楼门口互相聊天说笑,声音极是好听。我在街南朝北的茶花旅社里住了下来,老板是个六十五岁的老太太,人富态而又能干。她安排我住在了三楼临街而又通风的一间房子里,我放下小背包洗了洗灰尘,老太太给我提来了一壶开水泡茶。我很感激老太太的热情,向她询问了小镇上的自然情况,她笑容可掬地对我说:“我们这叫洞河镇,只有两万来人,距紫阳县城坐汽车走盘山公路四五十里。车票要五六元钱,两个小时;坐船走汉江水路三十里,船票仅两三元,时间一个小时,还干干净净,不沾灰尘!”她说完了话,我又问了她坐船的码头在哪?老太太领我下楼出门。站在门口往街南一百多米处一指说:“你看那街对面有两个食堂,从边上的青石板巷下去有三四百米就是坐船的码头,不下小巷往右手一拐就可以看到洞河街上久负胜名的古戏楼。”我谢了谢老太太漫步往她指的地方走,走到青石巷口,我看青石巷窄窄的极陡,一直往下是一级一级的青石台阶,拐了几个弯才能到江边。我停了脚步,决定先去看古戏楼。我走近古戏楼,站着远观屹立着的古戏楼:它坐北面南,龙头凤尾,飞檐翘角,雄伟壮观;近看浮雕玲珑易透,绘画色彩斑斓,翘角下六根滚龙抱柱顶着星冠型房顶,式样古扑,各种花纹图饰以蓝色为主调,在我见过的古戏楼中堪称第一。我同站在古戏楼前的一位白发白眉白须的老者交谈,得知古戏楼高约十米,宽十五米,纵深二十米,戏台高二点五米,戏台前平坝约五百平方米,可容纳两千八百人观戏。它始建于清朝道光二十一年《即1842年》,也叫皇冠戏楼。原址在洞河镇对岸安康嘴,1985年因建水库淹没了原址,将古戏楼按原样原式复制迁至现在的位置。告辞老者我反身向有船的码头去,刚走不远,迎面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穿着打扮很不一般,她风风火火的走来,指着一个站立不稳的男子气恨恨地骂到:“你喝酒也,往死里喝!”这个男子从脸到脚都是瘦瘦的,左胳膊上搭着灰色的衬衣,上身只穿了个背心站在街边也不说话,他目光亮亮的望着骂她的女人傻傻地笑着。骂他的女人用手指头指着他的鼻尖尖又说:“你爱喝酒不要这张老脸了,喝你妈的半辈子的烂酒,喝醉了连自己的家都找不找了,往回走嗷!”被骂的男人也不还嘴,只是对骂他的女人傻傻的笑着。骂他的女人骂了他,转身往前走,被骂的他摇摇晃晃的跟在女人后边回去了。我想男人贪杯挨骂活该,我听了妇女的叫骂看他们一眼一笑,自顾自的往我明天要乘船的码头上走。刚走了几步我看见街上两边面对面的食堂,里面有五六个男女在喝酒,划酒令,喊喊闹闹的声音很大。我听着他们划酒令,喊着,喝着。望北边一望,一条起青石板铺垒的小巷子出现在眼前。刚下了几个台阶,只见两边全是高楼,楼顶上全是青青亮亮的石板盖顶当瓦使。我一级一级的往下走,碰见一个漂亮的少妇带着个四五岁的女儿也往下走。我问她:“坐船的码头是从这下去的吗?”她望了望我,声音动听的对我说:“是噢,你下去没得船了,我看你是外地人,你要到哪里去?”我对她说:“我明天要到紫阳去。”我和她说话时,她长的很好看的小女儿跳跳蹦蹦,一会儿下去了几个石阶,一会又跑上来几个石阶,脑后扎了个羊尾巴小辩子一摇一动。少妇看着小小的女儿调皮,她灿烂的笑着对我说:“你得住下喽!明天一大早六点四十分就有第一趟船,七点多就有第二趟,往下每个小时一趟,都有去紫阳的客船。”我谢过了她沿着一级一级的石阶下到了乘船的码头上,果然停了六艘载客的机船在江边。船上没有一个人,我望着汉江水面,汉江在这是个很大很大的椭圆型的湖,水面特别的平静,水上有三只叫做三板子的小木船在撒网打鱼。离我最近的一只小木船摇船的是个少年,撒网的是个老头。那小木船在平平展展的江面上划进,少年坐在船中间,双臂轻轻的摇着橹,老头坐在船头撒着网。白色塑料泡沫的网浮子飘洒在江面上排成了一溜儿,深蓝色的江水波光闪闪。我坐在无人的客船上专心的看江面上三只打鱼的三板子木船,夕阳落尽了,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我用照相机对准江面上打鱼人的小船拍了几张照片,好象一眨眼的功夫夜幕就降临了,我起身往青石板铺的石阶上往回走,一级一级上了百余阶,看见半山坡上有个供人休息的亭子便坐下来小息,一会儿江面上的打鱼人的小曲儿就飞了过来:

  小小的船儿呀下汉江呀噢,桅杆子上面挂了个大铜锣,响锣锣不用那重槌槌敲啊噢,我恋妹子来呀不好当面说噢,唱上个小曲儿呀当呀当媒婆。

  小亭里就我一个人,我听着小曲儿心里很激动,我凭唱者的声音断定这是个老者。我静静的听着,坐着。再想听听这种小曲时,小曲不唱了。我点了一只香烟吸着,双眼望着江面,再望着刚刚落下来的夜幕,天上没有月光,只有满天的星光,我吸完了烟等不到再唱的小曲儿了,站起身来顺着青石板台阶往上走,走了十几个台阶,两边的小楼里的灯都亮了,我的双脚刚踩上第十七个台阶时,那动人的小曲又唱了起来,我停在半坡上静心的听着::

  天上有雨雨不落,幺妹有话你不说。你把实话说给我,我好前去请媒婆。

  我听着这首小曲在心里笑了,听唱声就是个年轻的小伙,我一步一步的从陡陡的石阶小巷里往上爬,爬着两边楼房的里的灯光照亮了青石板巷,一家两层小楼里的窗户里伸出了个俊俏的女子脸来,她望着走石阶的我问:“你是哪个?”我说:“我是看夜景的。”她媚媚的一笑缩回了头,窗户关上了。我急急忙忙往上爬去,走完了窄窄溜溜的小石阶,我往小镇的街西去,街上楼房挤着楼房,有限的江边都被小楼侵占了,街的两边全是一间又一间的店铺,家家户户都开着门,灯火通明。街上人不多,开商店的,开食堂的,开杂货铺子的,买山货的,四家五家的店主都聚在一起打扑克。偶尔来了个买货的,自己进去拿了要买的东西叫一声主人付了钱就离开了,跟城里的自选商场一般。我走了一会,听见丧曲丧歌突然大作,拐弯处的街西边的一家人的老子没了正在办理丧事,唢呐,锣鼓,洋乐器一齐演奏了起来,哭声、鞭炮声、叫喊声夹杂在一起。我转身回我住的旅社,进屋洗了洗脸,在旅社对面吃了野菜馅水饺。看见一家彩票站里面有电脑,走去一问年轻的小伙子:“上网没有?”小伙子说:“上了,你想查啥子呦?”我向他说了网址,他边为我查了起来,一会儿打开了我的网上文集,我一看我写的四五篇散文被刊了出来,便对他说:“谢谢你!”小伙子望着我客气而又热情的说:“你是个写文章的人,了不起,了不起呀!”说着急忙给我拿凳子让我坐,又给了一个小伙子钱,拿来了两瓶冰冻矿泉水硬将一瓶塞给了我要我喝,我推辞不下,接过来喝了一口问他姓名,他说:“我叫李铁牛。”我说:“我是铁路上的警察,没来过小镇,今天来看看!”他说:“闲了你就来坐哟!”我和他闲聊了几句,他告诉我小镇归紫阳县管,和岚篙县的大道河相邻,大道河镇就归岚篙县管。我知道了大道河镇在襄渝铁路线上的月池台车站边,但没去过。他说:“我认识铁路上紫阳车站的好几个警察,现在都调到安康去当官了。”我说:“我就是刚从安康调来的。”他高兴地说:“我有时间一定去找你玩!”我坐了一会儿才离开,他热情的送我出门,一再叮咛我:“再来小镇洞河,一定要来他家里坐!”我答应了和他告别,回到茶花旅社里老太太坐在门口乘凉,她和气地招呼我坐,门口有低低的小木凳子,我坐下她问我:“你是哪里人,孩子多大了,女人在哪儿工作?”我一一回答了她。也问了她的家里情况,她说自己有五个儿女,大儿子在镇上工作,在紫阳城里买了房子,今天回紫阳过端阳节去了。我突然想起了今天为什么江水里鱼儿多,钩鱼的人也多,我一路顺江边的山路走来,发现好多的人都坐在江岸边钩鱼。有的人钩了七八斤,有的钩了十多斤,有草鱼、和红鲤鱼。我问老太太:“镇上什么时间逢场?”她说:“哎哟,赶场是农历的一四七,那可热闹了,你多住两天,就能看到呀!”我说:“我忙,明天一早就得赶回去,今天因走错了路才到了小镇!”她又说:“那你闲了来好了!”我走了一整天的沿江山路有些疲困,起身回屋躺在了床上。一间房子里有两个大窗子全打开了,凉风又嗖嗖的吹进来,把夏天的热气赶跑了。满天的星星嵌在夜空深处,小镇上灯火通明,静静的汉江水缓缓的流着。街上有呼儿喊女的妇人,也有脚步急急的赶路人,也有三五成群的年轻女子说说笑笑、慢慢悠悠的散步。我刚要入睡漆黑的夜空里响起了咚咚咚的礼花声,那五颜六色的礼花在黑黑的夜空很绚丽,很壮观,也飞的很高。我知道是死了老人的人家在施放烟火,那声声巨响,那一束束烟火把我的疲困赶走了,把我的睡意赶跑了。我仰躺在床上疑望着夜空,烟火不间断的大约放了一个小时才结束。接着是唢呐,锣鼓,乐曲齐奏齐鸣的响起来。吵的我无法入睡走出房间,走上了三楼的楼顶坐下来看夜幕下的小镇夜景。小镇在汉江南岸的山腰间,许许多多的楼房紧紧挤在一起,顺山坡家家户户都是一墙之隔。楼房坐落有致,有不少楼顶是青青的石板当瓦使,我远望汉江两岸的山色全是黑黑的掩藏在夜幕中。只有山上的农家那一家又一家的灯火,才让人看见那高高的地方住有人家。我向我身后的小楼一望,高高低低的楼房,极窄极窄的青石板台阶尽显陕南汉水的风情。还有许多小楼就在江边悬空打柱子而建,临江而立,别有一番风景。旅社里是三层小楼平顶,人可以坐在上面乘凉,楼后是很多的小楼,距我最近的四五栋小楼,有两栋小楼和旅社的小楼只隔了个墙,这两栋小楼的一楼和临街的茶花旅社三楼顶一样高。一户人家的小男孩不好好写作业被年轻的母亲训斥着;另一户人家的二楼角上坐了一个端庄秀气的女子,上身穿了件粉红色低领短袖,齐耳短发,神态悠然的望着坐在楼顶的我。我向她微笑了一下,她也向我微笑了一下,我们彼此没有说话。一 会儿只听青石板噔噔的响,上来了一个中年妇女问:“有没有电话来?”女子摇了摇头,中年妇女叹了口气说:“这个死鬼呦,去了城里不回来也不给我来个电话,没准又是喝醉了酒!”说完上了楼进了屋子,这个秀气的女子也跟了进去。我想这个中年妇女是说自己的丈夫吧,那么这个女子肯定是她的女儿了。

  夜色越来越浓,星星布满了漆黑的夜空。我在巴山的小镇上走了青石板路,看见了水一样美而又秀气的女子,也看见了脚穿草鞋、身背着竹背篓,满口巴蜀土语的农民和悬在江边上的青石板屋。听了那动人心玄的小曲儿,感受到了水在山中,山在水中,山山水水美在自然的奥秘;感受到了汉江水边上的小镇风景如画。小镇上的人憨厚朴实,待人真诚;享受到了山山水水之美,享受了憨厚朴实的款待,拍摄了许多风景如画的照片,把美用相机的镜头固定了下来,回去再细细的欣赏。我走下了楼顶回到了房间躺在了床上,屋子里很舒适,不热不冷,凉风习习的吹着,漫天的星星布在夜幕上把我送进了梦乡。

  小镇在浓浓的晨雾中醒来了,我在浓浓的晨雾中起床离开茶花旅社。我吃了早点一看才六点多钟,便急急忙忙的向汉江码头上奔去。浓浓的晨雾也要散了,草上的露珠亮亮晶晶的向我显示着它的可爱,我一看剩下了薄如羽裳的晨雾在刚露脸的太阳下飞也似的无影无踪了,山山水水也撩开了它神秘的面纱。我快步下完了窄窄湿湿的青石板台阶乘上了船,船舱里已经乘坐了男男女女二十多个乘客,全是早起到紫阳去的小镇人。他们说着陕南汉水的土语,我静静的听着,看着几个很秀气的女子坐在一起,一个个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有说有笑。平平坦坦而又宽宽的江面上有早起打鱼的人在忙着收网,也有突突突的机船运着沙石料和货物在上下行进。江边停泊着六只小机船,人人都招呼乘客上船。六点五十分,我乘坐载客的机船准时离岸向紫阳城开去。小机船逆水上行,江面慢慢开阔起来,汉江两岸的山石象一道道长长的翡翠屏风,只见烟泼浩森,弥蒙的水雾完全消散,奇山奇水出现在眼前,小镇洞河离我越来越远了浓浓的绿又一下子包裹了我的心,我沉醉在山了青水秀之中。

 

 信箱:yfl-13@163.com

2018年4月13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