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了我出生的乡村(图)
2018-07-25 09:43:44
  • 0
  • 0
  • 7
  • 0

屈指算来我离开我出生的乡村已经有三十八年了,我出生的乡村当年比较贫瘠,人口不多,大约有二百来口子人。而且我出生的乡村在黄土高原上的渭北旬邑,这是陕西北边的一个小县,位于咸阳市北部,东接铜川市耀州区,北依甘肃正宁,南傍淳化,西临彬县。我出生的乡村距离旬邑县城有五华里,是渭北高原上的一个极为普通的乡村。

我出生于1960年农历9月初,在故乡旬邑的乡村赵村小学读书,后在七年制初中毕业,到太村镇中学读高中,1979年我高中毕业了,后来在1982年秋天来到了陕南安康,1983年3月参加了铁路工作。开始在西安铁路局临潼铁路工程处二段当工人,一年后当了工会干事,再一年后当了保卫干事。由于我生性耿直,说话不留情面,喜欢文学。单位里的领导就鼓励我积极写作,并多次送我外出参加新闻文学培训学习。然而,生性愚笨的我一直没有写出来优秀的文学作品,后来我陆续在报纸刊物上发表了一些新闻文学作品,再后来我当了铁路警察,我写作依然没有中断,我在工作之余拼命读书写作,先后有不少散文新闻作品发表。当然有耕耘就有收获,我从铁路刑警和列车乘警变成派出所民警后我走进了大巴山,走进了襄渝铁路线上最艰险的紫阳火车站,我开始在这个山清水秀的火车站进行工作。工作之余我在紫阳四处拍摄巴山汉水的风景,我徒步襄渝铁路线上的数十个铁路小站,既写作文章又拍摄襄渝铁路线上的小站,收获颇丰。文章图片先后连续发表在《人民铁道报》副刊上,发表在凤凰博客和人民网强国博客,引起了不少反响。同时我在紫阳这个山清水秀的山城四处采风,写出了铁路刑警纪实《我在抓贼的日子》和中篇小说《一朵山花等郎开》及不少散文随笔。七年半之后,我在跑遍了整个紫阳的山山水水之后离开了紫阳,离开了襄渝铁路,我调进了西康铁路线上的秦岭南坡柞水。在秦岭南坡的柞水我迅速四处拍摄山景,写作随心所欲,一晃五年时间过去了,我跑遍了秦岭南坡的柞水,也跑了镇安这个美丽小城。既是摄影,也是文学采风,秦岭南坡赋予了我不少山水灵性,令我身在秦岭体会了秦岭的山水之美。我业余时间经常四处拍摄平常的山景,我业余时间写作自己喜欢的散文随笔,我业余时间回自己的故乡旬邑去探望自己的父亲,我业余时间跑陕南每个小县去采风,我给自己鼓足了精神,寻找文学摄影爱好者自己的业余生活支点,丰富自己的文化精神世界,让自然之美熏陶自己,让自己置身在山清水秀之中歌唱人生。

我回我出生的乡村,有一些乡村人早已从乡村消失,我回我出生的乡村,我的同龄人多数都成为了小老头,他们儿孙满堂,他们同我交谈乡村的发展和变化,他们同我交谈乡村人的苦与乐。有的人还半开玩笑地问我:“听说你文章写的好,咋没有弄个一官半职的事?”我说:“咱天生就不是当官的材料,只适合当个普通的兵。再说当那些没有用的小官很麻烦呢!”问我的同龄人就不以为然地说开了:“你是不懂如今的人了,你看咱们邻村的某某某,人家是林业局长,给他们村办了多少好事,你再看邻村的某某某,人家是个什么处长,给他们村里要来了扶贫基金几十万,你再看看邻村刘家的某某某,人家给他们村争取了不少实惠的好处里。你当个普通的小兵,会写文章没有出名根本没有用!”我听了释然地笑了,问我的人说的是大实话,你会写文章不当钱用,不当饭吃。我同我的同龄人交谈乡村,交谈乡村人的生活,同龄人告诉我不少乡村这些年发生的新鲜事,也告诉了我乡村生活需要实际的人和能办实事的在外面工作的人。

我是一个平常的普通人,我知道我为乡村人办不了什么具体的实事,我也知道我给不了乡村人实惠,我只能倾听乡村人的心声,我只能在我出生的乡村笑谈人生。我出生的乡村在黄土高原上的渭北,一眼望不到头的黄土旱塬既壮观又千姿百态,一眼望不到头的黄土旱塬上树木最多的地方就是乡村人居住的地方,我感叹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感叹着我出生的乡村是如此的美丽而又迷人。

2018年7月25日

电子信箱:yfl-13@163.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