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能有几次聚(组图)
2018-05-13 09:45:05
  • 0
  • 0
  • 4
  • 0

人与人工作在一起有时间不觉得彼此的友谊,人与人工作在一起感觉彼此互相在存在着,互相在工作里见着说着笑着,互相祝福着问候着,这是平常的关心和呵护,也是一种值得拥有的友情。但是人与人总有分别,总有退休,总有互相见一面都很难的时候,我的同行退休的铁路警察大哥杨汉民突然来到了我工作的秦岭,我惊喜之余与他一起共叙人生。

杨汉民是已经退休了五年的老铁路警察,他文质彬彬的模样,写的一手好文章在陕南安康文友圈子里众人皆知。杨汉民为人真诚,做事有板有眼,他在我的眼里是属于高雅难得的上乘君子风范。我们几年未见在秦岭柞水开心地畅谈了起来。原来他退休后进了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当起了义务法律工作者,平时工作生活也是很忙碌的。他知道我在秦岭的柞水工作,于是趁星期六到我这里来看看,看看我这个有共同语言和爱好文学的警察朋友,看看我这个同他故乡是近邻的乡党,也同我一起看看秦岭如画的山水风景,更来看看我这个故乡的小兄弟。秦岭的风景在初夏是非常的具有魅力的,我们沿着秦岭的乾佑河边漫步走进了秦岭的对峰台山下,在灿烂的阳光下往对峰台山顶攀登。我们交谈着秦岭对峰台的人文历史,交谈着秦岭对峰台的佛教文化,不知不觉间登上了山顶。杨汉民是典型的文化警察,他知识丰富而又广泛,他自年轻时就博览群书,写作各种文章,我非常佩服他。我们认识三十多年时间里互相交流着写作的各种文章,互相鼓励着在文学写作的舞台上进步,互相信赖着彼此,互相工作生活在铁路这个大动脉上,没有想到年龄会令人由年轻变成中年和老年,于是五年前杨汉民退休了。杨汉民退休了我们见面就不那么容易了,退休了互相只能打打电话问候一下,也很少有时间见面交谈人生的酸甜苦辣,更很少交谈文学写作了。因为我工作在西康铁路小站秦岭南坡的柞水,他工作生活在陕南安康城里,我们见面只能是互相约定了。我们初夏能相聚在秦岭的柞水畅谈文学人生,我们能一起登山爬上秦岭的风景名胜对峰台实属不易。

秦岭的对峰台风景独特,建筑是一座四面皆悬崖的山顶寺庙,叫娘娘庙。我们登上山顶站在对峰台的寺庙里观赏风景如画的秦岭柞水,观赏逶迤秀丽而又气势恢宏的秦岭群山,杨汉民感叹地吟咏起了古代诗圣杜甫的《望岳》诗:“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四处观赏秦岭初夏的壮观和巍峨,我们闲坐在秦岭的对峰台山顶谈起了人生的禅悟,谈起了人生的酸甜苦辣,谈起了人生的短暂和青春一去不返,我们交谈着感叹着人生互相在一起能有几次相聚呀!我们观赏着秦岭如画的美景,我问杨汉民那一年参加的铁路警察工作?杨汉民笑着说:“我1974年在陕西的勉县下乡,1977年3月在安康参加铁路工作到车辆段,同年8月当铁路警察,同年入党,父亲是老革命干部。故乡在淳化的官庄和你们旬邑土桥紧邻,我2013年8月退休了。工作几十年一直是预审和在机关政公口当科员,写作是公文居多,有自己的作品就是一些散文随笔和理论文章。人生可谓功不成,名不就。”我听了杨汉民的笑谈,感叹人生苦短,但我很自豪地对杨汉民说:“起码我们没有白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自己的文化精神追求呀!”杨汉民开心地笑了。

秦岭的初夏风景如画,我和杨汉民站在秦岭的对峰台山顶俯瞰秦岭的一座座群山,连绵起伏的群山风景秀丽,处处青山秀水把我们带进了如画的山水风景里,我们兄弟两个人快乐高兴地在秦岭相聚了一次。

2018年5月13日

信箱:yfl-13@163.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