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处处净秋空,苒苒秋色美更浓(组图)
2018-09-12 06:30:04
  • 0
  • 0
  • 11
  • 0

秋天的古诗句云:“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 。”好像是宋•黄庭坚的《念奴娇》诗句,我吟着古人的诗,同铁路同事老王站在秦岭的山里这样也感叹着。

山是高山,处处秋景浓烈,处处是丰收的喜悦,我走进山里人家,一爪爪金黄色的玉米棒子挂在屋檐下和山墙头上告诉了我山里人的丰收。我同老王在山中拍摄山景,也走进山里的人家观赏金秋的丰收。山里人热情地欢迎着我们,热情地端茶倒水,我们便同山里人家的主人随意的交谈起来。原来我们登上了秦岭的柞水县西南坡半山腰,这里有几户山里的老人在山里老屋居住,也在收获山地里的玉米,也在晾晒红红的辣椒,这里有三户人家居住在三个山头半坡,可谓风水宝地似的,一洗的土墙瓦房,老式的秦岭山里民居,屋檐下是石头垒就的屋台,宽敞极了,屋檐靠墙有长长的横木,横木上挂着一爪爪金黄色的玉米棒子极为鲜艳,山里的秋色也被装扮的艳丽起来。我们走进的这户人家女主人姓刘,她说她六十四岁,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一个儿子在外地打工,孙子在镇上的初中读书,她老两口住在老屋山里图个清净,儿子和媳妇住在镇上的新移民搬迁新居里,哪里想到儿媳妇住到镇上羡慕城里人的生活和儿子离婚了。我笑着告诉她说生活就是个万花筒,看谁经不起考验,谁就自己把自己送进了这个万花筒里转开了,转晕了停下了,笑到最后才是笑。她笑着说:“你说的对呀,我儿媳妇离婚了两年她混不下去了,又想和我儿子复婚,我儿子压根就没有同意。”我同她交谈了一会,我们告别她往山嘴另一家人家去,这户人家老两口在院子里正在挂玉米棒子,看见我们热情地招呼说:“院子里坐,喝茶。”我笑着同老人闲聊了起来,老人说他六十八岁了,姓王,在这里住几十年了。我问他们村口水沟边那棵有三十多米高,四五个人合抱不住的古树是什么树?老人笑着说:“是青杨树,大约有上千年了。从我出生就看见这棵古树到如今六十八年了,记得老一辈子的老人说这棵树很有年代了,到如今是国家保护树了。”我很惊讶,一棵青杨树这么粗大,而且此树就长在水沟边的石头边,算是树中之王了,当然也可见我们工作的秦岭南坡算是宝山了。老人还告诉我说:“距离这棵古老的青杨树不到三百米上边有座龙王庙,非常灵验!”我和同事老王谢谢过这户主人,便往这座龙王庙跟前去。一座小小的庙,很干净整洁,里面有四座不大的神佛像,看来这里经常有人来拜呢。我站在庙门口默念了阿弥陀佛,默念了南无观世音菩萨后,我们看天色不早了开始往山下走。老王感叹山里的秋景美,而且他说他头一次同我到这里来,没有想到这里有这么一棵参天大树。我说用相机也拍摄不出来,这里地方非常窄恰,根本没有角度和有用的拍摄位置,只能将就着拍摄一张图片了。老王说:“是呀,于哥。咱们从来的水泥路下山回去呢,还是有近路可以走?”我说我带你顺山而下,走另一条山路,我们边走边看秦岭的秋色。老王说好,随着我往山的另一边开始下山。

秦岭南坡的山看起来不高,不陡峭,但人一旦走进秦岭的山里就知道秦岭的山真的不是一般的山,它伟岸里隐藏着连绵起伏,它壮观秀丽里包裹着一座座小山,它迷人里也隐藏着危险和杀机。我同老王顺着另一座山翻越到这座山,看见一个山嘴上有户人家,有两排土墙瓦房,院落里有一个端着碗吃饭的老妇人。我问她有水喝吧,她拿出一个葫芦做的水瓢,我在水缸里舀了一点水喝了,谢谢过她,我们继续顺山而下。此刻山是满山的绿,层次分明,错落有致,一条弯曲的小路忽然上、忽然下,一会拐弯、一会小路隐没在满山的野生灌木丛林里,根本就看不见有路了,我们两个人沿着一人高的野草丛中隐约可以看见的路慢慢行走,终于在天黑尽前下山回到了办公室里坐下休息了。

秦岭的秋色浓烈,秦岭的秋景更迷人,记得宋•柳永《八声甘州》诗句里赞叹秋景这样说:“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我想如果用诗句形容秦岭南坡的秋景,可以这样说:秦岭处处净秋空,苒苒秋色美更浓哩。 

2018年9月12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