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的三个老人(图)
2018-09-12 13:18:31
  • 0
  • 0
  • 13
  • 0

昨天我在秦岭的山里旅行摄影,碰巧碰见了两个老人。一个姓王,个子不高,六十八岁,他说他腰间盘突出,疼的有好几年了,看医生看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药根本没有办法止疼。我说我遇见你有缘,就明天送你两瓶药酒吧,保证能让你缓解疼痛,说不定就不疼了。他说我咋寻你哩,我说寻我简单,你到火车站就看见我了。他说好,我明天早晨去寻你,我说我等着你。 我说完就同同事老王上山拍照,看见有一户人家院子里挂满了金黄色的玉米棒子,我上前拍照。屋里出来了一个上了年龄的妇女,人端庄贤淑,她热情地招呼我们院子里坐和喝茶,我和她随意闲聊了几句,知道她姓刘,六十四岁,一个儿子和媳妇住在镇上的移民新居里,她和老伴住在山里的老屋。她说她腰疼了十几年了。我说你到医院看医生了吗,她说看了多次了吃的药都不管用,我说你能喝酒不,她说可以喝酒。我说我送你两瓶药酒治治你的腰疼吧,她非常感谢的说我明天去火车站拿,我说没有问题,我说到做到,你让家里人来拿就是了。说完我和同事老王顺山而下,开始拍摄山里的秋景了。

秦岭的秋色在下午更是层林尽染,山连绵起伏里就像游龙,一座座山满目青绿,一座座山都极尽妩媚,何况又是蓝天白云,更把秦岭的秋景衬托的绚丽多姿起来。我们顺山游荡着拍照,在愉快里下山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我在电脑上看拍摄的图片,秦岭的秋景美不胜收呢。同时我也在电脑上开始写游记,忙碌到深夜才休息。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在博客里发了图文准备洗脸,在二楼窗户里看见了昨天在山里遇见的两个老人在火车站广场,我赶紧下楼开了大门,把两个老人迎进了屋里。我们一阵寒暄,我要给他们泡茶,他们说不用了,我立即给他们拿了药酒,叮咛他们晚上睡前喝一杯,叮咛他们感冒了就不要喝,他们谢谢了我出门离去, 我目送着两个老人离开,才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洗脸吃早点。

秦岭是山的世界,秦岭也是风景汇聚的圣地。我想我到这里已经五年了,寻我要药酒的人成千上万。我每个人都热情的奉送,我送他们健康快乐,我不图任何回报,只为立德修善,很多人都硬给我塞钱,我说本药酒分文不取,很多恢复了健康的人请我去坐坐,我都谢绝了。我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我内心无愧于自己活着,不要什么,不图什么,只想把自己这个人字写的规规矩矩,只想把人活的明明白白,这就是我。有时候我也困惑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有时候我也问自己,你何苦把自己搞的忙忙碌碌,但我明白了送人玫瑰,留有余香。何苦计较什么得失,何苦图什么得到与失去,好好活着才是活着,否则你活千岁也是枉然。人为自己活着,也为儿女活着,也为别人活着,更为生计活着。但活出来一种追求,活出来一种无私,活出来一种精神风采很难。但人要想超越自我就不要随遇而安,一定要有一种锲而不舍的追求,就可以做到超越自我。

秦岭的秋景美如画卷,秦岭的人也很憨厚爽直。我昨天在山里遇见了两个老人,早晨送了他们药酒,我感觉我在山里拍摄风景没有白跑,赢得了难得的喜悦和愉快。我送走两个山里老人,站在警区的院子里赏竹,竹林绿油油的高直挺拔,没有一丝风,竹林就清清静静的纹丝不动,我欣赏竹子的清高,更喜欢观赏竹的亮洁。此时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来到了门口。老人八十多岁,他满脸皱纹,满口的牙几乎都掉光了。他笑眯眯地说:“我来这里看看。”我请他进院子里看,他拄着拐杖进了警区的院子。我带他看茂盛的竹林,老人说他八十三岁了,腰酸腿疼极了,我问了他情况,就取了两瓶药酒递给了他,叮咛他怎么喝和有关注意事项,送他出门,老人乐呵呵地离去了。原来老人过去家住柞水县的柴庄,如今搬迁到了火车站傍边的移民小区里居住了,今天碰巧遇见了我,正好也送老人一个健康。

秦岭秋色美,秦岭更是一个人文环境优美的宝地呢。我感叹我遇见了秦岭的三个老人,更感叹善行天下才是真。

2018年9月12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