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客(图)
2018-07-06 11:19:35
  • 0
  • 0
  • 11
  • 0

深深的夜晚我突然没有了睡意,有两个字眼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浮现,一直在我的思维里跳跃歌唱,我明白这两个字是过客。

过客指别人,也指自己,我想任何人都是这样,不仅仅是我。这是我简单的思维里的感觉,过客是人到这个世界上来了,也是人将最终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过客是人生的一个过程,一个足迹,能不能当好人生的过客,能不能把过客这个身份演好,看人自己了。记得唐代诗人李白诗云:“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月兔空捣药,扶桑已成薪。白骨寂无言,青松岂知春。前后更叹息,浮荣安足珍。”我沉浸在古诗里思考人生,思考自己这个过客,思考走过的千山万水,思考近六十年的春夏秋冬,思考过客的演出,我无悲无喜,我无忧无虑,我静静地凭窗望着漆黑的静夜。

夜色深沉,星儿稀少。秦岭南坡的深夜极为幽静,这种幽静可以说有钱难买,这种幽静可以令人平心静气,可以令人进入诗意般的禅境。但我没有陶醉在这种幽静里,我思考在这种幽静里想过客两个字,我想我是世界上的过客,别人也是,只不过过客与过客的主次不同而已,相同的是天下所有的人都是这个世界上的过客。我喜欢思考,更喜欢诗意的禅境,当然在过客这两个字上我只是思考自己这个过客,与别人没有一分钱的关系,所以我很悲伤也只是自己伤感自己的人生不成熟而已,所以我思考我这个人生的过客在几十年间的种种演唱,有时间自己可笑自己的无知与无助,有时间突然能明白一点人生的哲理,有时间竟然感觉很长时间自己傻傻呆呆地混日月而已。尽管自己思前想后,尽管自己努力冲锋、拼搏,但自己的悟性真的不高,自己的愚昧始终占据着脑海里的主阵地,想开窍而又未开窍,想明白而又不明白,自己始终纠结在自己编织的花环里欣赏自己,自己始终沉沦在现实生活里歌唱庸俗而又没有意义的陈词烂调,自己始终没有弄明白过客这两个字的意义,只是在演过客这个角色,演的很失败,很令人摇头不已。而且自己把这个角色演砸了,让自己这个过客都看不过眼了,且不说妻子儿女怎么看,且不说外人怎么评价,且不说亲人怎么评判。我的思考在继续,夜色深沉,我感觉我的灵魂出窍一般的在指责自己,我感觉很多看不见的手指在指指点点的说:“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把过客演的太丑陋不堪了,好好反思反思自己吧!”我突然想哭,我突然想流泪,我突然想高声大喊说我不想演过客这个角色了,谁想演谁来,谁想咋演就咋演,这个角色与我没有一分钱的关联呀!夜静无声,但好像有一个无形的声音在对我不客气地说:“姓于的,你演也得演,不演也得演到谢幕,由不得你了!”我哦然,我有点儿惊慌失措,我有点儿害怕,我觉得这个角色把我这个过客死死地捆绑在了舞台上,不让我喘气,不让我休息,不让我脱下戏服,我只能无奈地继续演出过客了。

夜深深,情深深。我在突然没有睡意的夜晚思考两个字过客,这两个字搅扰的我根本没有睡意唯有思考。我思考不出来什么眉目,我脑海里浮现出来一首元代的古诗:“ 白鹤山人如鹤白,自抱山樽留过客。要看修竹万琅 ,更对名花春雪色。山樽本出山下泉,过客醉去山人眠。客亦是鹤君莫笑,重来更待三千年。”我在吟诗里竟然有了一点睡意,我躺在床上渐渐的睡去。

2018年7月6日

信箱:yfl-13@163.com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